位置:首页 > 存储产品 >

互联网视频的下半场:抖音、B站和爱奇艺三国杀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4 00

抖音的过早商业化、B站的商业化难题以及爱奇艺,能否笑到最后?

最近这段时间,视频领域似乎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“关键时刻”:其中不乏2012就开始转型的快手;以及2015年被腾讯战略放弃的微视,当然腾讯在2017年重启只是至今依旧不见天日;至于最近置身于风口浪尖的抖音,更是凭一己之力带领今日头条从BAT的围剿下突围。

抖音有多火,相比就不用我在此赘述,之前的文章《抖音创世纪:社交媒体的下半场》有讲到,一个春节新增的3000万日活彻底成就了抖音火爆。

比较有意思的是,2014年微信团队用“微信红包”偷袭了阿里的珍珠港,2018年今日头条又同样是在春节期间攻城略地。

天时、地利,人和,抖音的成功,其独特的内容以及中毒上瘾机制似乎与微信红包一般无二。

当然,新年伊始除开各大自媒体为抖音“歌功颂德”之外,视频领域还有两件大事。

第一个就是年轻人社区B站在次元文化中脱颖而出,第二就是爱奇艺似乎有一次“拯救”了百度。

抖音:任重而道远

相比于B站、爱奇艺上市的消息,抖音算不上有多出彩。

但是抖音最近一个月的“调性”,实在让人“大跌眼镜”,在有心人口绽莲花想要把抖音捧上神坛的时候,抖音又有了新的“想法”。

3月19日,抖音更新了自己的Slogan,从“让崇拜从这里开始”更换为“记录美好生活”。

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快手去年打出“记录生活,记录你”的口号,抖音正在快手化。

同一时间,抖音还公布了“美好生活计划”“美好挑战”,要向全球招募合作伙伴、开放和政府、媒体、公益机构合作。

当时抖音正在使用MCN的方式加快自身商业变现,在用户还没搞清楚抖音红人和明星网红之间的区别时,一群在抖音上“出道”开始转向专业的艺人经纪发展,牵动着许多人心中的明星梦;似乎想要复制隔壁家快手“轻工业喊麦”东北主播的成功。

只是没想到才刚刚过去不到一周,抖音“摇身一变”就成为了电商渠道。

虽然抖音产品经理王晓蔚在介绍“美好生活计划”时,有讲过抖音所谓的“衣食住行”,但是如此粗暴波不急待的转型总有点“过犹不及”。

抖音在2016年9月正式出道,才刚刚一年半的时间就想裹挟自己6000万的用户投身电商,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。

当然,我们理解抖音的压力,毕竟作为今日头条的“奇兵”,它本身就只是一次“投机”,而在今日头条招惹微信、微博这样的大环境下抖音向阿里、京东伸出了獠牙也没什么不可理喻。

考虑到抖音洪湖“酷炫”的属性,利用“达人购物车”来试探用户的“诚意”也确实是一个可行之法;但是把整个今日头条的发展扩张全压在抖音身上,未免有些“竭泽而渔”。

于是,为了在短时间内吸引更多的用户,抖音甚至不考虑自己的视频属性降低了自己的门槛上线图文功能,这是打算上线“抖音朋友圈”的节奏?

B站:此生无悔入B站

北京时间3月29日,弹幕网站哔哩哔哩(bilibili,简称“B站”)正式登陆纳斯达克,股票代码“BILI”,开盘价9.8美元,较11.50美元发行价下跌14.78%,截止收盘哔哩哔哩股价下跌2.26%报11.24美元。按收盘价计算,B站市值为31.3亿美元。

相比于抖音“赶鸭子上架”,其实B站的上市之路也不平坦。

不知道跟着陈睿一起敲钟的8位UP主大家认识多少,有没有一种“见光死”的遗憾,总感觉这阵容比爱奇艺的差了不少。

当然,二次元作为一种小众文化,B站能够“步步为营”已经实属不易。

毕竟相比于老大哥A站经历过一段时间的“濒死体验”,现在又被传出被阿里抛弃,今日头条接盘的消息;B站已经算是“人生赢家”了。

只是如今B站不只是面对股价下跌的“晦气”,

去年7月,B站曾经因版权问题遭遇过一次大规模下架,一夜之间不少用户的收藏夹都消失无踪。

3月13日,B站UP主科里斯被曝光引诱十岁女孩遭母亲控诉。这一事件的发生,让B站瞬间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,遭千夫所指。最终,事件以B站道歉并宣布建立“青少年权益保护中心”而逐渐平息。

谁知“文爱”事件刚刚落地,3月22日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《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》又如冰桶挑战让B站淋了个透心凉。

《通知》指出:近期一些网络视听节目制作、播出不规范的问题十分突出。有的节目歪曲、恶搞、丑化经典文艺作品;有的节目擅自截取拼接经典文艺作品、广播影视节目和网络原创视听节目的片段,或者重新配音、重配字幕,以篡改原意、断章取义、恶搞等方式吸引眼球,产生了极坏社会影响。还有一些节目以非法网络视听平台及相关非法视听产品作为冠名,为非法视听内容在网上流传提供了渠道。

同时,为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的传播秩序,《通知》要求:坚决禁止非法抓取、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,并严格管理包括网民上传的类似重编节目,不给存在导向问题、版权问题、内容问题的剪拼改编视听节目提供传播渠道。

如此一来,曾今捧红雷军、梁非凡、梁逸峰、波澜哥、葛平、诸葛亮、王朗……的鬼畜区将会迎来“灭顶之灾”。

而且不止于此,作为B站生产力的影视区也会迎来洗牌,曾经风靡一时的影视杂谈、影评、解说,甚至动画区的各种MAD·AWM都有可能变成下架名单中的一员。

爱奇艺:要做国内Netflix Plus

美国东部时间3月29日,爱奇艺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,IPO定价为每股18美元,交易代码为“IQ”,募资22.5亿美元。截至收盘,爱奇艺股价为15.55,较发行价下跌13.61%。

相比于B站股价下跌,爱奇艺跌破发行价似乎更加惨烈。

但是对于又一次陷入舆论中心的百度,或许也算是唯一的利好消息。

毕竟Facebook的隐私门事件已经聚焦了太多人的视线,而这一次李彦宏大谈“用户更愿意拿隐私换便利”算是把自己置身于枪口。

虽然国内大环境也许确实如同李彦宏所说,大家默认了中国移动应用市场的潜规则,但是李彦宏这么开诚布公让用户总有一种吃了死苍蝇一般的震怒。

而爱奇艺也不是第一次拯救百度了,在百度去年深陷魏则西事件舆论的时候就是爱奇艺独木难支,这一次引爆的隐私问题还是爱奇艺扰乱视听。

回过头来,爱奇艺正是在优酷土豆合并阵痛中走出来的独角兽。

作为视频行业之外,相比于抖音的UGC、B站UGC&PGC模式之外只做长视频与专业内容的爱奇艺这些年来赚足了眼球。

2013年《来自星星的你》、《爸爸去哪儿》等五档节目的独播权;

2015年《盗墓笔记》、《太阳的后裔》等剧目热播的付费尝试;

2018年3月17日,爱奇艺更是高调宣布自己的付费用户突破6000万,虽然第二天就被腾讯狙击。

上市却是能够在短期内给爱奇艺带来足够的弹药和曝光,但是从长远看来,陷入BAT大战之中的爱奇艺(百度)是否能够从优酷(阿里巴巴)、腾讯视频(腾讯)的堵截之中生存下来,就成为新的难题。

最后

相比于抖音的15秒、B站的10分钟,以及爱奇艺的1个小时,抖音、B站,爱奇艺这一次都算是快视频、短视频以及长视频领域中的佼佼者。

而它们各自在各自的领域也不是绝对的高枕无忧,抖音有快手、爱奇艺有优酷和腾讯视频,就连B站也不是完全“独孤求败”,搞定卖身契之后的A站或许还有一战之力。

但他们却代表着每一个领域最有活力和前景的应用。

又或者说,抖音、B站,爱奇艺的甚嚣尘上开启了互联网视频的下半场。

但它们各自面对的问题,抖音的过早商业化、B站的商业化难题以及爱奇艺能否笑到最后?

#专栏作家#

幻梦邪魂,微信公众号:sdsghnh。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。擅长文艺、理论逻辑类文章;平时对写作、互联网、产品经理关注比较多。

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

题图由作者提供